所爱隔山海_su

“你终于明白安稳的生活是多么可贵,窗外的雪松和炉火上炖着的汤,满屋的光影和太阳的香,清晨去骑单车逛菜场,夜晚来踏月聊天还歌唱。”

——这张配图,是哥哥的侧身相。

他坐在无声的阴影里,天地间有风,吹拂起洁白的窗帘。

是不是他就这样安静坐了一整夜,

然后起身走出天台,从此化作飞鸟。

是怀抱有怎样深入骨髓的绝望与悲伤,

在风中纵身而落,从此了断红尘劫,躲起来,再也不出来了。

即便是受尽万千宠爱,还是孤独着的。

爱从来是与孤独同在~

摘文 @不良生 

你曾揣测他说每个字的语气,大肆搜集他热爱的音乐,

为了他参加无聊的集体活动,陪他玩幼稚的游戏,

观察他每一个表情,研究他每一个肢体语言,

替他遛狗买猫粮,幻想和他的第一个吻,

试图融入他和他的朋友,

精心策划和他度过的每一个节日,

迷恋他复古的装扮和矫情的眼神和生气的理由和游离的态度和所有好的不好的关于他的一切。

他抬眼望你,于是晴空万里;他低头不语,你遭遇天打雷劈。

你以为那就是爱情了,他却说那只是个玩笑。

有的人天生爱开玩笑的,就像有的人天生爱陷进去。
怎么办,

你相信所谓命中注定,他却理智的无可挑剔。

所有的生命被创造出来,都有它的道理。

词汇也一样。

既然你选择相信爱情,他自然可以嘲笑那个定义。

电影《和莎莫的500天》

蝶衣成灰,虞姬自刎,深情从来都是一桩悲剧。

你走了以后,还有黄耀明在跳舞,

还有林夕在写词,还有后来人在膜拜与歌颂。 


到现在还在看你的程蝶衣与何宝荣。

一个,说什么一辈子,

一个,说什么重新开始。都是痴话,都是梦语。

可偏偏叫人甘心沉溺其中,被魅惑,任泪落,

你是飞鸟与别姬,

画了手掌,碎了时光,躲起来,再也不出来了。

电影《霸王别姬》影评摘文豆瓣@不良生

一念山河成,一念百草生。

巨鲸落,万物生。

当鲸鱼在海洋中死去, 它的尸体最终会沉入海底。

生物学家赋予这个过程一个名字 — 鲸落(Whale Fall)。

一座鲸鱼的尸体可以供养一套以分解者为主的循环系统长达百年, 

这是它留给大海最后的温柔

电影《人鱼童话》影评摘文 — 百度百科。

每天都过得不想重新来过~

即使那可以看得见风景的房子,大雨掀翻帐篷的疯狂婚礼,每天除了打水漂就是在海边喝茶的美好生活~

Hey, 我欣赏你所有的笨拙和疯狂!

Mary穿一条红色棉布裙子,伴着Jimmy Fontana的《Il Mondo》摇摇曳曳地走近Tim, 那双眼睛里全是调皮的得逞的笑, “看,我送的惊喜,你最爱的歌”。

婚礼恰逢英国神经质的天气,狂风暴雨,banquet泡汤了,裙子全湿了,连会场都塌了…Tim问Mary,如果重来,想不想要一个完美的婚礼?Mary说不,这就很好。

你懂我穿鲜红裙子踏入教堂的疯狂,我也懂你想伴着《Il Mondo》结婚的梦想。

电影《时空恋旅人》

只愿你曾被这世界温柔相待~

“全世界的城镇都是我们的新居,

一边演奏一边旅行,一起走吧。

这是我求婚时的话,但现实是严峻的。

不,我再早点发现自己才能的极限就好了。”

电影《入殓师》

 “洛丽塔,我生命之光,我欲念之火。

我的罪恶,我的灵魂。

洛丽塔。舌尖向上,分三步,

从上颚往下轻轻落在牙齿上。洛,丽,塔。”

 ——这是小说开头的第一段话。

“我望着她,望了又望。

昔日如花妖女,现在只剩枯叶还乡,

苍白、臃肿、混俗,腹中的骨肉是别人的,

但我爱她,一生一世,全心全意,

我最爱的就是她,可以肯定,就象自己必死一样肯定…

她可以褪色,可以萎谢,怎样都可以,

但我只要看她一眼,万般柔情,涌上心头。”

电影《一树梨花压海棠》

落雪时节又逢君。致《一代宗师》之宫二先生。 ​

宫二与叶问最后一次相见,恍如遗梦一场。

王家卫仿佛把《东邪西毒》中张曼玉的影子投注在了章子怡身上,

唯独张曼玉的红袍换成了章子怡的红唇,

冰冻的时空,仓惶的容颜,却包裹着焰火的内心。

那一刻,宫二对叶问说,“我在最好的时刻遇到你,是我的运气,可惜我没时间了”。

想来,1994年的张曼玉也是如此倚窗而叹,

“我一直以为我赢了,才发现,其实我输了”。

原来,王家卫的爱情悲剧,

纵时光轮回百转,却依然醉生梦死。

电影《一代宗师》

四点十五分是我们见面的时间~

大雨过后就是晴天,喜欢我的人他会是一个守旧的人。 

在阿姆斯特丹的广场,四点十五分,于是、这一生,都爱错了~

爱一个人,就是要承受他生命的碎片。

他爱她,所以选择承受距离;

他爱她,所以选择承受面对;

更因为他爱她,所以选择承受放弃…

而她,亦在懂得爱之后,选择承受一切不圆满~

电影《雏菊》

从前有友邻写,

“如今宁采臣早化作飞鸟与落花,小倩又斩断红尘遁入空门,兰若寺这下恐怕真是没有鬼了。”

何止是兰若寺,女鬼再也等不来背着孱弱书箱的白衣书生,

今时,香港的石塘咀山道也没了一身旗袍叼着烟的胭脂名妓,

乌镇的藤条长椅也没了眯眼躺着回忆年少时欢喜的老人,

康家尖锐明丽的小妹也没了一个瑁存姿般的男人待她如珍似宝,

五岳山下的茫茫大漠,

也没了立在风沙中咬着一株桃花艳叠丛生等候西行者的春三十娘。

想起出演《大时代》玲姐之死时,

给蓝洁瑛的配乐是王菲《一个容易受伤的女人》。卢冠廷的《一生所爱》,

“苦海泛起爱恨,在世间难逃避命运”,

说的是紫霞,是白晶晶,或许也是春三十娘。

桃花太夭艳,太孤寒,太倔强,也太兀世,

终了枝枯,从此归忘。

网文摘自微博@不良生